影视股2020展望:5年跌去80% 能否搭上开往春天的地铁?

  • 时间:
  • 编辑:选择人员
  • 来源:买卖股票技巧

  2020年股市开盘第一天,大盘红彤彤一片;经历了“寒冬”的影视股终于在这一天集体感受到了一丝暖意。

  这种涨势,进入2020年以来,就没有停歇。截至2020年1月7日收盘,慈文传媒、唐德影视等涨停,中国电影、上海电影、万达电影、华谊兄弟、金逸影视、文投控股等多只影视股也涨势喜人,各家的市值也水涨船高。

  从2015年“高歌猛进”到2018年的税收风暴及后续一系列动荡,再到2019年资本退出、商誉减值、项目减少等,影视行业在资本市场不受待见的体现是:“连券商机构都懒得前去调研,更不用说研报和市盈率了。”

  一位分析师甚至说:“没有办法直接说卖出这种评级,所以我们只能闭嘴。”持续近两年的低迷后,影视股似乎真的迎来了雨过天晴。

  去年前三季行业龙头净利润降超50%

  整个2019年,依旧是带着磨难的一年,尤其是头部的影视公司,在改革的浪潮中难以及时更换风舵,因而受到的创伤更为明显。

  印纪传媒市值曾高达480亿,力压光线传媒、华谊兄弟,印纪传媒一度是资本市场的宠儿,但最终走向退市时,市值只剩下不到5亿元。

  2019年10月10日,深交所公告称决定终止*ST印纪股票上市,2019年11月29日,*ST印纪经过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,正式摘牌。自此,*ST印纪成为2019年A股市场第四家、影视股唯一一家面值退市的上市公司。

  2019年9月8日,在股票面值连续多日低于1元的不利情形下,*ST印纪董事长、总经理吴冰现身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,表示正在寻求破产和解,希望尽力挽回公司,但最终并未获得支持。

  印纪传媒登陆资本市场5年,有不少拿得出手的作品和业绩,但最终一声叹息。“既然资本要和电影捆绑在一起,就要相辅相成,资本永远是靠内容和题材增值的。”某位不愿具名的行业资深人士曾告诉记者。

  上市能造富,也会把藏在阴暗处的污垢连根带出。曾顶着杨幂、李易峰、杨紫、贾乃亮等多个明星光环的欢瑞世纪(000892,SZ),为了顺利完成借壳上市,从2013年开始连续四年,通过虚增营收、虚构收回应收款项等手段给利润数据大肆注水,最终遭到证监会的处罚,罚款数百万元。在影视资产估值泡沫化的巅峰之时,欢瑞世纪凭30亿元成功借壳上市,欢瑞世纪的前身是2006年成立的三禾影视,主要业务细分为电视剧、电影、游戏以及艺人经纪,其中电视剧业务占据公司业务的半壁江山。

  同样,与范冰冰互相成就的唐德影视,也遭遇业绩变脸。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,实现净利润-0.55亿元,与2018年同期相比,下滑159.35%。不仅如此,唐德影视还以420万元的低价抛售子公司翎刻影视股权,以换取现金流。

  而曾经的“影视第一股”华谊兄弟,连续3年缺席春节档,王中磊日前在给全员的信中反省,2019年是华谊兄弟创业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,2019年华谊兄弟主投主控的电影一片空白,“作为一家以内容生产为核心竞争力的传媒公司,这样的失误堪称致命”。

  Choice数据显示,华谊兄弟近两年亏损超17亿元。

  与华谊兄弟一路风光起来的冯小刚,也折戟在自己最拿手的贺岁档。

  由冯小刚导演的《只有芸知道》上映半月有余,票房1.56亿元,他在微博中感叹英雄老矣:“看完电影,有嫌慢的,平的,淡的,看不下去的,您花了钱,骂几句出出气都应该。”冯小刚可是当年说出“因为有垃圾观众才有了垃圾电影”的“小钢炮”。

  不仅是冯小刚、范冰冰们处境艰难,“影视寒冬”还击中了现如今圈内许多明星的窘境,比如在综艺中直言自己无戏可拍的明道,迪丽热巴在社交软件中表示自己已经8个多月没有拍戏。

  有媒体报道称,根据广电总局的统计,2019年,全国9400名演员中,20%的演员只有一部作品播出,65%的演员更是失业了一年。就连盛极一时的横店影视城,也是门可罗雀。

  2019年12月6日,在“2019天府金融论坛——文化金融峰会暨金融智能审判平台发布仪式”上,参会嘉宾表示:相关数据显示,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。

  这些艰难情形背后都反映了当下影视行业的处境。

  2018~2019年影视公司无一家过会

  2019年暑期档,一部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最终以50亿元的票房奇迹为电影市场注入一剂强心剂,也使得光线传媒成为影视公司2019年最大的赢家。

  截至目前,《哪吒》累计票房50亿元,其中分账票房46.17亿元,猫眼专业版显示,片方票房为18.11亿元。按照光线此前的公告可以大致推算出光线传媒在《哪吒》中的投资比例约为64.6%。这意味着,50亿元的票房成绩,光线作为主出品方可获得收入11亿元左右。